• 这里俨然成为了一片废墟,也构成了最后一次完整的记录,我看见了剥落的生活背后隐藏起来的记忆,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突兀地展现出来,深深地刺入然后唤醒那些不愿回想的过往。爸爸一直不肯回去整理他的书,因为我知道,他也不愿去面对这些触目惊心的真相,在2011年1月的时候,这一切,都不再属于我们。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闭上双眼,居然在黑暗中重构了小时候的场景,一幕幕完整的画面让我忍不住想画下来,然后,看见了还健康时候的爷爷奶奶,以及暑假是玩耍的场景,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前天的那个梦境触发了这一次壮烈的回忆,梦中还住在老房子中,爸爸妈妈说要搬家,然后我死活不肯搬走,最后还是不情愿地整理起房间,不停地打包,然后发现老房子里的东西,我怎么也打包不完。其实,谁都不舍得离开吧。

    最后一次的拍摄让压抑的情绪全部爆发出来,沉重的画面让我自己都觉得很黑暗,可是,我眼中的老房子,便是如此的模样。

     

     

     

     

     

     

  • 闭上眼睛,聆听到的却是寂静的回音。

    当再也感触不到灵魂的呼吸,是否连阳光也变成了空洞的陪衬。

    那一丝一缕纠缠着的,是再也牵扯不住的羁绊。

    温柔而刺目的色彩将瞳孔覆盖,顺着眼角淌成斑驳的刻印。

    有些回不去的过去,在挣扎着破土而出,却最终湮没。

    阳光的轨迹线逐渐蔓延,与时间纠缠,空间坍缩至奇点。

    时光化作尘土,被吞噬殆尽。

    我看得见记忆的色彩,时间的色彩,但终究还是走失了心的色彩。

     

     

     

  • 就好像变成了一个故事,到处传唱,真正触摸的到东西,也就只能凭着口口相传的记忆延续下去。

    一个失去了生命的东西,靠什么来延续它存在的证明?并且存在的价值靠什么来体现?痕迹鲜明的东西却无法从中读出些许深刻的沉淀,这个名为家的地方,最终还是无法找寻到的陌路。

    想到毕业前的寝室只有我这个床位好像还是有人在生活的,文章床铺和摊成一堆的书本,我迟迟不肯去整理,好像我还回去住一样,整理了一半的纸盒子也随手一丢,当时我还是整理不下去,我只想等到最后一天来临的时候再默默收拾干净。结果,那些东西和其他普通的垃圾一样,被宿管阿姨随意处置了,因为直到最后一天,我也没再回去过,我把一整个大学的回忆,全部留在了寝室中。

    现在的房子中也是如此,那些琐碎好像我们仍在其中生活着,只是暂时离开罢了。大概是认为,如果不带走,那那片土地将还是属于我的。

    可是,最后还是得收拾行装离去,这些收拾起来的记忆,何时才能再见天日?想想那些被转手多个主人的老房子,它得承载多少人附加在它身上的回忆,如果不够坚强,时光和回忆或许将一并把它压垮,这最终将会化为废墟的场景,总让人不忍去想象他的将来。

    令人头疼的双子爹又开始折腾了。。写不下去了。。内牛= =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