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时候你就要静悄悄地观察,有些野猫秉着敌进我退的原则,总是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时候连食物都勾引不了他们的话,那只有躲起来偷窥了。

    回到老房子的时候发现后院赫然多了好几只散养的野猫,见到我接近便四处逃窜,还是怀念当年那只小野猫,会从有挡板的铁门栏杆间跳进来,然后在我家花园中胡闹,那时候乖巧的猫咪现在都不晓得哪里去了。

    还记得小时候养的那只猫,对吃的执念非常强烈,每天早上七点准时出现在楼梯口,不停挠门以表示饥饿的程度,后来学乖了,仅仅在门口留泡尿以示威严。可惜那只连名字都简单到只叫小咪的猫也早已不在身边了,而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发现自己对猫毛或者是动物毛发过敏,有什么比超喜欢一个事物而不能接近更加痛苦的事情?不过还好,只要不是在封闭的环境中,猫毛对我的杀伤力会减小很多,不过我最近也发现,对于狗毛似乎也没有太敏感,好像只有猫毛是我鼻子的弱点。

    让我不去玩猫那是折磨,可有时候不能碰也不能靠近,在安全的距离内猫也仅仅是保持警惕而不表示任何意见,对我和猫都安全的范围内,就见大眼瞪小眼对视许久,我想这是种享受,即使碰不到,对着他们做鬼脸也是心满意足的。

    最近到了生育期,小猫咪随处可见,可那些熟悉的咬咬布丁也失去了踪影,就连超级坏的咬咬小儿子也不见了,新来的那些也只有在肚子饿的时候会死命粘着你,郁闷啊。

     

     

     

     

     

  • 我只知道,现在的孩子们一定没有我们当年的快乐,自从手机出现在了小学生手中之后我便明白,小纸条这种东西,只能存在于记忆中的学生时代了。

    其实我对于自己的高中时代一直很排斥,因为我觉得我真正快乐的中学时代,在初三结束后就戛然而止了,即使高中里也有着很多快乐的回忆,但是我最快乐的记忆依然停留在初中的那些琐碎中,不过这个关于小纸条的秘密,却是在高中时发生的。

    话说某节历史课我在和当时有好感的男生斜跨整个班级的对角线传纸条,却被那个历史老师横刀夺爱,打开纸条浏览后迅速塞入自己的口袋中。我急,他的那群狐朋狗友也着急,于是在下课提问的时候,一群人妄想转移老师视线,用一个空白的小纸团来一出狸猫换太子,只可惜老师那个老式外套口袋太大太深,刚把空白纸团丢进口袋就被发现了,于是在办公室中,老师很莫名的发现自己口袋中多了一个纸团。

    由于纸团中有着喜欢的字眼,理所当然的,我被班主任语文老师和多管闲事的某老师抓去问话,我一口咬定是跟那个方向的某女生交流我的小说细节,现在想起来我这个借口还真是囧,老师是当然不相信,我便说第二天把小说拿来给他们看。话说那些年我正沉浸在自己的所谓小说中的世界无法自拔,从初三开始便写一些现在打死我也不会看的东西,那时正是思如泉涌的年代,于是晚上完成作业后我像是完成随堂作文一样迅速解决了一篇非常腻的爱情小说,当然,其中心思想便是小纸条的那句话,第二天老师看到我那篇一千多字的小小说后,也无可奈何了。

    这么多年来的小纸条一张也不剩了,只留下一些课堂上偷写的书信,我已无从得知我究竟在小纸条上写过些什么,当然可以肯定的是大部分是发牢骚的话,可是小纸条这样的一种依托,我想,现在的孩子或许已经无法体会了。

  • 长大后就很少采花了,于是,这次采花心惊胆战了一点,毕竟实战经验淡薄了恩。

    最近不怎么想写东西,因为脑子里没啥东西。

    当人生充满了上班上班上班的时候,也只有假日的时光最为美好。时间越发迅速地掠过,人生的意义突然只存在于周末之中了,我自己的时光一个星期只有两天,不想被掠夺走。

    我说我讨厌在工作以外的时间做关于工作的任何事,现在,我也不想谈论他,因为我不是工作狂。

    看着九月中旬是设计稿的节点,于是国庆的美好计划开始憧憬,只可惜至今没有决定去哪里,出国真贵,自己掏腰包更贵- "-。。一直期待着旅行的心情永远也不会落入低潮。

    话说现在很少到大巴后台看好友动态,而且显示的也很少,拍照的画画的做设计的朋友们自己冒出来下,我把链接加到主页上来,翻动态和确认好友请求是个体力活~

    以上,收工。整理照片外加聊天去了~最近勾搭上我的偶像!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