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11

    花期 - [散步的片段]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itsuki-arashi-logs/37736387.html

    在很矫情的时期,曾经喜欢过这么一段话:命运忘了给我一份爱,我便在等待中忘记了盛开。

    当这句话已成过往,必须在文件夹深处的某个文档中,搜索好几遍才能找到,可同时,也发现了无数当年收藏的一些话,现在看来,酸得掉牙。看着这些柔软得一塌糊涂的文字,才会让我想起,曾经我也看安妮宝贝,也对张悦然沉迷,也沉沦在郭敬明的世界里。不过,这些只是过去。

    过去,只是含苞待放的时光。

    几年前曾为了某件想买电器的颜色跟老爸争执过,他言之凿凿地说,你喜欢的是粉红色,我记得你小时候最喜欢粉红色,我把老妈拉过来,叫她告诉老爸我喜欢的是什么颜色。最终这件东西还是没买成,可是,没想到我小时候喜欢的是粉红色,只是自己毫无喜欢如此女性化色彩的记忆。

    每个人都有着蜕变的过程,当成长到某个年龄段时必须转折,无论接受与否。而这个转折于我,太过突然了,当面试时对方问起是否会做职业装扮是否会化淡妆,错愕了下,只是觉得,就算你不想盛开,花期到了,不得不绽放。

    樱花这种植物,没由来的喜欢,或许和日本喜欢她的理由一样,这是种华丽而寂静,精致而凄美的花,有种沉默的力量蕴含在其中。当花期翩然而至,绽放的场景无与伦比,即使树下有再多赏樱之人也若入无人之境,而凋零之时,这场谢幕又是如此隆重,无法用言语描绘下去,只是身临其境去体验那种美。

    或者说,是种繁华但又空灵的美,就好像站在原宿的十字路口,所有擦肩而过的人只是平行时空的反射,真实的世界却是一片荒芜,一个人站在那里,置身于世外的超脱感。其实一直渴望这种感觉,世界是什么,旁人又于我何干,或者这么说,这只是种以自我为中心的逃避。

    花期已至,一旦逃避只能错过,这是无奈,也是历练。

    彼得潘不愿长大的原因,其中之一,或许便是懦弱。

    分享到:

    评论

  • 实在很好看。
  • 石头来了哦 哈哈

    好喜欢樱花的

    小喵拍地就是美哦
  • 飘来博客看你~哈哈
    ~俺也喜欢那句~~
  • 好喜欢你的文字啊~樱花拍的也真好看,羡慕:)
    回复玉木樱说:
    哈。。。我的文字没什么值得羡慕的。。|||
    2009-04-11 23:3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