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里迢迢地赶到学校接受毕业论文检查,回到家,门口赫然贴着由于维修水管下周一起停水三周的通知,与此同时,家门口修水管的敲击声此起彼伏,令人备感头疼。

    对我而言,旅行或许便是一种逃避,不想去面对现在的生活,于是将自己放任。

    一直对去什么马尔代夫诸如此类的海滩度假不抱有好感,至今还是这么认为,但是,对于朋友那种背上行囊徒步旅行的观念也不十分认可,我也不知道对自己而言旅行的定义是什么,只是一个地方,我莫名被吸引,然后坐享其景色,人文或自然,只是个称呼的差别。

    当去年十月,坐在悬崖峭壁上探出的白色咖啡馆中,看着深邃的蓝色大海,点一杯ice coffee with ice cream坐数个小时的时候,我仍不明白到此地的意义。我如同朝圣者一般来到希腊,在蓝色屋顶和白色墙体的视觉冲击下,忘记了支离破碎的遗迹,我以为我是为了那早已涅磐的神祇而来,最终却败给了那片蓝色。鲜红的三角梅点缀下的白色墙壁,从此魂牵梦萦,蓝的比天空还深邃的大海,把我朝圣的心吞噬。那时我想,或许,我只是为了来看一眼那片色彩。

    之后,三角梅把我带回了另一片土地之上。

    在旅途中,我逐渐地开始追求那份宁静,只因为在对比中才发现,我所在的这座城市,有着太快的节奏,虽然习惯留意路边的一切,但迅速的步伐总让我错失更多肉眼无法看到的事物。

    当我开始拿起相机的时候,这个世界已全然不同,旅行的记忆已经不再是文字,如同幻灯片一般,不再执著于记住曾经到过什么地方,而是看到这个地方便能脱口而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连家门口的路都记不清楚的自己对这些地方变得无比熟悉,或许,因为一种执著的迷恋。

    当年老妈坐在丽江古城的咖啡馆中,一个漫游回来告诉我她有多么的悠闲,那时还不明白她的心境,而我后来到了古城之中,也没有遇见这样的好时光,可逐渐我终于发现,原来,那是她的心情是这样的。我们能在这匆忙的尘世中逃离,是种幸运,即使是逃避生活,我也希望通过这个逃避能让我找回自己,虽然,对于我这个纠结的人来说,不太可能。

    不求一世无忧,但求片刻安宁。不过,我所追求的,还是一辈子能放任自己。

  • 2009-04-11

    花期 - [散步的片段]

    在很矫情的时期,曾经喜欢过这么一段话:命运忘了给我一份爱,我便在等待中忘记了盛开。

    当这句话已成过往,必须在文件夹深处的某个文档中,搜索好几遍才能找到,可同时,也发现了无数当年收藏的一些话,现在看来,酸得掉牙。看着这些柔软得一塌糊涂的文字,才会让我想起,曾经我也看安妮宝贝,也对张悦然沉迷,也沉沦在郭敬明的世界里。不过,这些只是过去。

    过去,只是含苞待放的时光。

    几年前曾为了某件想买电器的颜色跟老爸争执过,他言之凿凿地说,你喜欢的是粉红色,我记得你小时候最喜欢粉红色,我把老妈拉过来,叫她告诉老爸我喜欢的是什么颜色。最终这件东西还是没买成,可是,没想到我小时候喜欢的是粉红色,只是自己毫无喜欢如此女性化色彩的记忆。

    每个人都有着蜕变的过程,当成长到某个年龄段时必须转折,无论接受与否。而这个转折于我,太过突然了,当面试时对方问起是否会做职业装扮是否会化淡妆,错愕了下,只是觉得,就算你不想盛开,花期到了,不得不绽放。

    樱花这种植物,没由来的喜欢,或许和日本喜欢她的理由一样,这是种华丽而寂静,精致而凄美的花,有种沉默的力量蕴含在其中。当花期翩然而至,绽放的场景无与伦比,即使树下有再多赏樱之人也若入无人之境,而凋零之时,这场谢幕又是如此隆重,无法用言语描绘下去,只是身临其境去体验那种美。

    或者说,是种繁华但又空灵的美,就好像站在原宿的十字路口,所有擦肩而过的人只是平行时空的反射,真实的世界却是一片荒芜,一个人站在那里,置身于世外的超脱感。其实一直渴望这种感觉,世界是什么,旁人又于我何干,或者这么说,这只是种以自我为中心的逃避。

    花期已至,一旦逃避只能错过,这是无奈,也是历练。

    彼得潘不愿长大的原因,其中之一,或许便是懦弱。

  • 2009-04-05

    私藏 - [记忆的片段]

                    

    有些事情,藏着,然后忘记。

    喜欢拍照可是讨厌被拍,所以终于有那么一天,我意识到,过去的我是什么样子的,已经模糊不清。当年长发及腰的日子早已过去,可惜曾经讨厌披着头发,总是随意的一把扎,导致正面看起来就像短发一般,结果某次和同学逛街被她妈看到,回去被质问身边的那个男生是谁。不过也有披着长发的时候,只是穿着男式棉布衬衫和宽松的牛仔裤,听见远远走来隔壁班级的问同行的某个我熟识的人:男的女的?看来当年,少年的气质就无法被外表掩饰了。

    翻箱倒柜终于翻出高中时拍得大头贴,看着长发的自己,开始怀念一些过去的记忆,突然,掉出了三张某人的大头贴,和我那幼稚的样子相映成趣,当时就嘲笑过他那些装得很帅的动作,那时我们真是傻得可爱。

    大学在寝室里曾经聊起过大家那些懵懂的感情,ss那个曾经为之伤心了三个月的人,y那个曾经无比喜欢最终还是变心的人,w那个至今相濡以沫我们坚定他们能一起走向教堂的人,而我,似乎一笔糊涂账。

    记性不好的人实际上好处还是有的,近日来一直泡在豆瓣上看那些痴男怨女抱怨着过去的那个人,而我对于那些记忆,老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虽然有个人依然保留着厌恶之情,不过,反正再也见不到,何必耿耿于怀某些事。据说猫是健忘的动物,虽然记得回家的路,但是逃走的时间长了,主人的面目便会慢慢化开,好似一颗泡腾片,随着气泡在时间中消融。

    写到这里,发现似乎是篇关于我是猫少年的说明文。

    前文说到的y同学最近为情所困,我是间接导致这个问题罪魁之一,有点罪恶感。不过我说,在感情这个问题上还是要拿得起放得下,虽然自己也老是被自己莫名其妙的困住,但是当距离到一定程度,那根莫名出现的红线便会自然地由于张力而断裂,不过最怕的还是那些藕断丝连的人,这就要看自己的耐力了。猫少年的花痴保质期也就半个月,所以y同学,向少年学习吧~